右眼一直跳后脑勺疼(右眼一直跳后脑勺疼什么原因)

华峰博客 34

病例一

陆某某,男,40岁,教师。

初诊:1977年3月8日。头部疼痛如裂半月许。今年2月19日,到农村家庭访问,过度疲劳,复受风寒。始见头巅疼痛,至24日疼痛转剧,到当地医院治疗。诊断为三又神经痛,服用止痛药和注射杜冷丁针剂,当时痛止,但5小时后又疼痛如劈,痛势延至前额部,眼球牵制作痛,流泪畏光,高热39.8℃,用四环素、青链霉素等药后热退,当地医院于3月4日转送上海某医院神经科急诊。经脑电图、超声波检查,诊断为血管性头痛,用消炎痛、地巴唑、七叶莲等药后观察1天,疼痛转轻而出院。继服止痛药及苯妥因钠等,到3月8日,症情又作,头巅及两颞部疼痛如劈,来针灸科门诊。

当时前额、头巅、后脑及两颞部疼痛如裂,眼球牵制而痛,冷汗淋漓,面色㿠白,胸脘痞闷,泛泛欲吐,不思饮食,面容消瘦,脉眩滑,舌苔白腻。头为诸阳之会,外夹风寒,内蕴痰湿,清阳不升,湿浊不降,太少二阳之脉,经气阻滞,阳明蕴湿未化,治拟化浊宣络,和营止痛。

处方

(1)取穴:束骨(双)、后溪(双)、足临泣(双)、外关(双)、合谷(双)、足三里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留针30分钟。

四诊:3月14日。治疗后,头巅、后脑部、两颞部疼痛明显好转,泛泛欲吐已止,仍守上方出入。

处方

(1)取穴:束骨(双)、京骨(双)、足临泣(双)、合谷(双)、后溪(双)、足三里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针尾加电,留针30分钟。

六诊:3月16日。昨天针后,两颞部疼痛已止,头巅部疼痛亦减,惟目内眦至鼻频左侧尚感扳紧,仍守上治。

处方

(1)取穴:足临泣(双)、束骨(双)、内庭(双)、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针尾加电,留针30分钟。

八诊:3月18日。头痛较前轻减,各种西药止痛剂已全部停服,仅服七叶莲中药,仍从疏经和营止痛为治。

处方

(1)取穴:足临泣(双)、京骨(双)、内庭(双)、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针尾加电,留针30分钟。

九诊:3月19日。头巅痛基本好转,胃纳亦佳,舌苔薄白,脉转小弦,仍守原方投治。

处方

(1)取穴:足临泣(双)、京骨(双)、内庭(双)、束骨(双)、合谷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针尾加电,留针30分钟。患者于次日(3月20日)回南浔,嘱其在当地再针刺治疗一段时间,以巩固疗效。隔两个月后来信感谢,诉说回去后未曾复发。

方解:头痛,痛势甚剧,反复发作。以祖国医学经络学说为指导,朱师在临床上一般都以上病下取、分经取穴和辨证取穴相结合为治疗原则,疗效比较显著。本例疼痛遍及全头,朱师辨为外夹风寒,内蕴痰湿,太少二阳脉失宣,阳明蕴湿未化,故取太阳经之束骨、京骨、后溪,少阳经之足临泣、外关以疏通经气;取阳明经之足三里、合谷、内庭化湿健脾,和中止吐。三阳经同治,手足同名经合用,以起同气相求的功效。治疗九次,头痛基本好转。

病例二

杨某某,女,30岁,工人。

初诊:1975年8月1日下午4时。右头额部疼痛3小时。今天中午1时许,右额部突然疼痛如劈,恶心呕吐不已,汗出如珠,面红,下肢冰冷,仰卧不能稍转,呻吟不已。询悉该病已经7年,开始时每年发作一次,2年后半年发作一次,去年以来每月发作一次,发作时均见上述症状。服止痛药,连续4~5天未效,这次发作较剧。于1974年12月曾到某医院神经科摄片检查,诊断为血管性头痛。

当时除右头额部疼痛外,伴有恶心呕吐,面色潮红,精神烦躁,微有口臭,下肢冰冷,脉弦滑,舌苔薄质绛。此乃肝阳上凌,中焦失运,清气不得上升,浊气失于下降,阳明郁火循经上扰,阻滞清空,上热下寒之证,拟泄火潜阳,宣络止痛。

处方

(1)取穴:足三里(双)、内庭(双)、合谷(双)、足临泣(双)、太冲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提插和捻转相结合,留针30分钟,隔10分钟捻转1次(50~100转)。

针后15分钟,右额部疼痛逐步减轻,20分钟后又见一次呕吐,半小时后疼痛全部消失,患者因口渴,饮温开水一杯,未见再吐,起针后身体能转侧起坐。当晚7时许,右额部又稍感疼痛,即再来针治,处方、手法同上,针后片刻,疼痛即止。

三诊:8月2日下午6时。昨天针后,晚上吃稀粥约50克,未呕吐,右额部亦未作痛,再用上法针治,以图巩固疗效。

处方

(1)取穴:合谷(双)、内庭(双)、太冲(双)、足临泣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提插和捻转相结合,留针20分钟。

2月后随访,右额部疼痛未发。

方解:此头痛已病7年多,近1年来每月发作一次,连续数天,服止痛药无效,现代医学诊断为血管性头痛,此病多见于女性的青年期。朱师辨为胃中积热,肝胆火炽,随经上逆,络道受阻,不通而痛,治以上病下取,泻火降逆之法。额题部系阳明、少阳脉气所过,故取合谷、内庭,手足阳明同用,以泻阳明郁火;用太冲、足临泣、胆俞表里同治,以清肝胆冲逆之气火,双管齐下,故一诊而效,再诊而愈。

病例三

姚某某,女,48岁,干部。

初诊:1975年10月28日。右侧头痛2月。右头角疼痛已30多年,并发头眩,每遇气体刺激、精神紧张或声音嘈杂等均能触发。曾经某医院神经科摄片检查,诊断为神经性偏头痛,服A.P.C、颅通定等止痛片,仅能短期止痛,不能巩固,此次发作已达2月。右头角疼痛欲裂,双目发黑、畏光,恶心呕吐,头目眩晕,面容消瘦,背部发冷,胃纳不馨,记忆力减退,脉弦细,两尺弱,舌苔薄白根腻。此素体虚弱,风寒外袭,寒凝血滞,少阳、阳明经气受阻之故,治拟祛风通络,和营止痛。

处方

(1)取穴:太冲(双)、足临泣(双)、三阴交(双)、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、中渚(双)、百会、风池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留针20分钟,隔10分钟捻转1次。

针后头痛大减。

二诊:11月1日。右头角有时仍感疼痛,但已减轻,头目眩晕已少,无泛恶现象,胃纳转馨,背部仍感发冷,守上方加膀胱之穴以疏经气,通卫阳。

处方

(1)取穴:太冲(双)、足临泣(双)、三阴交(双)、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、中渚(双)、百会、风池(双)、大杼(双)。

(2)手法:平针法,得气后,留针20分钟,隔10分钟捻转1次。

三诊:11月3日。右头角疼痛基本消失,背部冷感亦痿,偶有头晕,再守上方。

处方

(1)取穴:足临泣(双)、太冲(双)、三阴交(双)、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、中渚(双)、大杼(双)、风池(双)、百会(双)。

(2)手法:同上。

五诊:11月8日。右侧头角疼痛已消失,有时尚感头晕,右目及右额部觉扳紧,胃纳已馨,脉弦滑,舌苔薄白,守上方加减。处方

(1)取穴:太冲(双)、地五会(双)、光明(双)、三阴交(双)、足三里(双)、合谷(双)、中渚(双)、大杼(双)、百会、风池(双)。

(2)手法:同上。

后又巩固治疗3次而痊愈。

方解:此偏头痛病者已发病三十多年.现代医学诊断为神经性头痛,服止痛片仅能暂时止痛。朱师以经络理论为指导,亦用上病下取法。取少阳经中诸、足临泣,阳明经合谷、足三里,手足同名经并用。又取足厥阴经太冲,足太阴经三阴交,以表里相配同治,取风池、百会、大籽随变而调气,以达邪固卫,用穴比较广泛。此许学士广络原野之法,故针治8次而愈。

病例四

朱某某,女,54岁,绣衣工人。

初诊:1981年4月14日。前额后脑疼痛,已有2月。今年2月初开始,后脑部持续疼痛,牵引至颈背部,放散至前额及眉根部,顾盼不利,泛泛欲吐,两耳蝉鸣。有高血压史10多年,经某医院检查,血压为25.5/14.6kPa(192/110mmHg),超声波示:左颗向右颞:中线波6.8厘米,底波12.8厘米,右颞左左颞:中线波6.8厘米,底波12.8厘米。脑血流图示:波型:重搏波隐约,波幅:两侧波幅差1%~20%。血化报告:β-脂蛋白8.2克/升,胆固醇7.3摩尔/升,甘油三脂1.9摩尔/升。诊断为血管性头痛、高血压、高脂蛋白血症。曾用降压片、颅痛定、烟酸肌醇脂、珍合灵片、养血安神糖浆等20余天,症状未见明显减轻。又至某医院神经内科会诊,检查结果,同意前院诊断。治疗至2月下旬,无明显疗效,转我院内服中药治疗。经用育阴平肝、清热和中之中药,效果仍然不佳,故来针灸科治疗,当时头痛、头晕、眼花、耳鸣,口苦纳差,大便不畅,牙龈肿胀,颈项四顾不利。脉来细弦,舌苔薄质绛,边尖呈现瘀斑多处。证系体质虚损,阴虚火旺,复烦劳气张,遂致厥阴气火上亢,清旷受扰,气机阻塞而痛。先拟滋阴和胃,平肝潜阳,化瘀宣络为治。

处方

(1)取穴:行间(双)一、复溜(双)十、后溪(双)一、合谷(双)一、足三里(双)十、京骨(双)。

(2)手法:捻转补泻,留针15~20分钟。针后10分钟,转针1次,针时痛势若失。

二诊:4月16日。

上次针后,头项疼痛大减,耳鸣恶心亦见好转,项背牵制亦差,再守上方。

取穴、手法同前。

三诊:4月13日。针治以来,头额及后脑部疼痛均已明显好转,恶心已无,微感头晕,项背稍感筋掣,脉细弦,苔薄边瘀较淡,再守上治。

处方

(1)取穴:太冲(双)一、三阴交(双)十、足三里(双)十、金门(双)一、后溪(双)一、合谷(双)一、大杼(双)一。

(2)手法:同上。

四诊:4月21日。2日来因和客人谈话较多,精神疲乏,前额疼痛又发,再守上治。

取穴、手法同前。

五诊:4月23日。血压渐平稳,19/12kPa(144/90mmHg),头痛及后项牵制已好转,胃纳较增,脉弦较静,苔瘀已化,再用上方巩固之。

取穴,手法同前。

六诊:4月25日。头痛、后颈项牵制均已基本消失,血压19.3/12kPa(145/90mmHg)。复查血化:甘油三脂1.32摩尔/升,β-脂蛋白6.6克/升,胆固醇6.25摩尔/升,血小板计数72×109/升。

再宗上方投治,至5月9日共治9次痊愈而停诊。

方解:本病例病历2个月,诸治无效而来针灸,朱师诊为阴虚之质,烦劳气张,厥阴气火上扰,清旷气机失宣。故拟滋阴降火,和胃宣络之法。补复溜以滋阴;取足三里以和胃;泻行间平肝兼降火,此治本之法。兼泻后溪、京骨、合谷,通太阳、阳明之络道,此为治标,标本兼治,补泻同施,有的放矢,故九诊而愈。

病例五

顾某某,男,46岁。

初诊:1985年12月7日。右侧头痛已3天,6年来均服止痛片度日。今年以来工作较忙,头痛反复发作,痛连右眼底部,伴有恶心呕吐,今天早上疼痛更剧,服止痛片不能止,故来针灸。形体胖硕,平时易怒,脉滑数,舌苔黄腻。此气火夹痰,上扰清空之证,治拟清火降痰,宣络止痛。

处方

(1)取穴:合谷(双)一、太冲(双)一、丰隆(双)一、足临泣(双)一、地五会(双)一。

(2)手法:提插补泻,留针30分钟。

留针后起针,疼痛大减,连治3次,疼痛基本消失。又治2次,以巩固疗效,随访至今未发。

方解:此病者虽年逾不惑,但形体胖硕,平时多怒,是气火有余之质。肥人多痰湿,气火夹痰,激而上攻,清旷之脉络受阻,遂致不通而痛。朱师临诊以清火降痰为主,取合谷、太冲开四关,镇摄浮炎之阳火;泻丰隆化痰以降逆;用足临泣、地五会足少阳之穴,宣通少阳络道,此随变调气之意。本例病者,与例四相比,前者虚实夹杂,故朱师补泻兼施以治,后者纯属实证,故单泻而无补。立方临阵,进退化裁,固知贵在灵活多变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  同类阅读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