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醒起来右眼皮一直跳(睡醒起来右眼皮一直跳什么原因)

华峰博客 41

第一章

六月的一天,晴朗而炎热,时间已过下午五点。

夏听南的母亲在微信上问她怎么还没回家,夏听南解释刚好错过一班公交车,现在还没等到下一班。

阳光刺眼,夏听南有点困倦,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往下掉。

最近图书馆里事情很多,上午还好,一到下午就忙得喘不过气,加上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全年无休,她甚至有点后悔考了这个岗位,而且单位里最近还在抓党史学习情况,她还要花时间学习,十分心累。

旁边是郁郁葱葱的行道树,车站里站了不少人,看上去都有些着急。

没过多久,公交车终于来了,夏听南迫不及待地上车。空调的冷气扑面而来,她径直走向最后一排坐下。

左前方坐了一个戴着鸭舌帽、穿着黑色短袖的男人,微微垂着头,修长的后脖颈完全暴露在夏听南的视线中,看起来在小憩。

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下半张脸,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帅哥。

她掏出手机,用手里的书挡着,*了一张照片发给陈茜。

夏听南:【你看这个,好像很帅。】

陈茜:【哇,好有气质!有没有正脸?】

夏听南:【没有,这我哪里敢去拍。】

陈茜:【算了,说不定眼睛长得不好看呢!不过总有一点点眼熟的感觉。】夏听南又点开自己拍的照片看了看,忽然觉得这半张脸好像是有点眼熟,浑身的气质也十分熟悉。

她的眼皮跳了跳,又往那个方向看去,并且调整着角度看对方的脸。

不会这么巧吧?他不是在外地工作吗?

尝试了几次依旧只看到一个下巴之后,她放弃了挣扎,继续看手里的书。

高峰期的时候交通十分拥堵,前面有几辆小轿车绿灯了还不动,公交车司机不耐烦地按了一下喇叭。夏听南下意识地抬头往前看,下一秒就看清了鸭舌帽帅哥的脸。

夏听南心里一惊。

最近局里的事情很多,又到了年中报材料的时候,徐秉然几乎天天加班,今天总算可以准时下班。

他在车上闭着眼休息,要不是司机这一声喇叭,他可能已经睡着了。

夏听南看到徐秉然抬起头,拉开旁边的窗帘往外望了望,然后又往她这个方向转头。她迅速低下头,拿起手上的书挡住了自己的脸。

徐秉然看见角落有一个人居然不是电子设备低头族,而是拿着一本他十分熟悉的书籍在看时,稀奇地抬了抬眉。

挡着脸的夏听南心想:真是见鬼了,还真是徐秉然,他怎么在这儿?

她把书稍微放下来了一点,发现徐秉然居然把头完全转了过来,她顿时把头低得更低了。

徐秉然盯着那本黄皮红字的书看了一会儿,不动声色地转了回去,不再往夏听南那边看,而是站起来走到后车门,准备下车。

夏听南这时候才敢完全露出眼睛,紧接着,她发现自己也要下车。

没来得及想清楚怎么办,司机已经把车停下来了。

徐秉然没什么犹豫地下了车,夏听南则匆匆忙忙地跑下车。一下车,她就寻找徐秉然的身影,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他。

徐秉然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都没人和她说?

夏听南有点心虚又有点郁闷,不近不远地跟着徐秉然。

徐秉然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跟了一个人,依旧闲适地走着,偶尔扶着脖颈仰一仰头。

夏听南看到这个熟悉的动作,也不由得扭了扭自己的脖子。

说到这个动作,那是徐秉然从小做到大的。他一直很喜欢看书,年少时夏听南好多次爬窗翻到徐秉然的房间,都能看到他安静地坐在床上或者书桌上看书,看到她过来就抬头看她,然后扭扭发酸的脖子。

两个人进了同一幢楼,脚下踩着灰色的水泥地,楼梯的扶手被重新修过,牢固了很多,不会再发出吱呀声。

夏听南压着步子跟在徐秉然后面,觉得自己简直像个贼,回家还得偷偷摸摸的。听到徐秉然家门关上的声音,她才一溜烟跑回了家。

夏爸爸正在客厅打电话,看到她后笑了起来,刚想说话就看到她又一溜烟跑到厨房里。

妈,徐秉然什么时候回来的?

夏妈妈一边炒着菜,一边回道:我没和你说吗?他都调回来两年了。

夏听南傻了:你怎么都没告诉我?

你也没问啊。而且你们两个关系不是一直很好吗,他回来你怎么不知道?夏妈妈很自然地说,快点,要吃饭了,赶紧帮我把菜端到餐桌上。

夏听南端着盘子嘀咕:我怎么知道……

吃饭的时候,夏听南还是十分疑惑:为什么我回来两个月了,一次都没碰上他?

她在大学所在的城市工作了三年,受不了压力就通过事业单位招考考回了家乡,虽然现在的工作偶尔也会劳累,不过的确比以前愉快了许多。

夏妈妈说:警察多忙你不知道?天天加班值班,哪像你迟到早退的。

夏听南否认:哪有,我就踩点而已。

对了,改天喊秉然来我们家吃饭,看他这么忙我都心疼。夏爸爸接话,秉然真不容易。

嗯。夏听南戳着米饭,心不在焉地应道。

一想到徐秉然,夏听南的情绪就很复杂,一方面是因为小时候两个人的感情很好,她以前很黏徐秉然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徐秉然喜欢她,还追了她好几年,但她的确不喜欢徐秉然,再加上两个人冷战了很久,如今总感觉有点尴尬。

晚上,她在房间的书桌前看学习书目,眼睛总是忍不住往窗外望。人的心理暗示是很奇怪的,之前不知道徐秉然已经搬回这里了,没觉得有什么不同。现在知道了,她就有一种错觉,好像总能听到隔壁的动静。

她又看了一会儿书,实在是看不进去,干脆去洗了个澡,换上前几年买的少女风睡衣,然后躺在床上看起了小说。

刚看没一会儿,她听到窗外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,像是从徐秉然家里传来的。

夏听南到底没忍住,又爬起来轻轻地打开窗,竖起耳朵去听旁边的声音。她看见洒着灯光的小阳台上有一个半蹲着的影子,拉得有些长。

徐秉然正在和同事薛凯打电话,商量这个星期要上交的材料。

薛凯问道:徐队,你那边什么声音?

徐秉然往阳台看了看:没事,不小心把杯子摔了。

那报表里的数据要怎么办?

徐秉然耐心地把地上的碎碴儿整理好放进锡纸里包好,再丢进垃圾桶。他走到阳台往旁边的窗户看了一眼,视线里依旧是熟悉的卡其色窗帘,把房间里面的情景遮得严严实实。

今晚的夜很安静,连平常广场里大妈跳舞的音乐声都消失了,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一样。

徐秉然不再往那边看,而是对电话那头说:让下面的派出所明天就把数据报上来,否则扣分。

他又和薛凯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。

徐秉然把那袋垃圾放在家门口,这里还是二十多年前的老住宅楼,外面走廊都是凹凸不平的灰色水泥地,垃圾袋刚放下去的时候发出粗劣的怪声。

他偏头扫了扫隔壁的大门,然后又平静地收回目光,慢慢点了一支烟。

一点猩红在黑暗中亮起,他轻轻带上了门。

十年前,夏听南还在上初三,徐秉然读高二,在全市最好的高中。

他们十几年来一直住在同一幢楼的同一层,是当之无愧的邻居,两家的大门根本没隔几米,徐爸爸和夏爸爸某种程度上还算是同事,所以两家人经常互相串门。

一天,徐秉然忽然惊醒,走出房门。

徐妈妈坐在沙发上,看到他出来笑了一下:饿了吗?

没有,我去隔壁看一下。他出了家门往隔壁走,走近后,听到里面的吵闹声更大了。

徐秉然按了一下门铃,没等第一声响完又按了两下,里面顿时安静了,紧接着,夏妈妈紧绷又和蔼的脸随着门的打开而出现。

秉然?怎么了?

徐秉然说:阿姨,我听到你们家有点声音,所以来看一下。

说到这个夏妈妈就来气,夏听南怎么这么能睡,她生的到底是孩子还是猪?

她之前安排了一个三天的省内游,出门的第一天就接到班主任电话,问夏听南怎么还没来学校,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。

她一看时间,北京时间上午十点,当即她就给上班的夏爸爸打了电话,让他有时间回家看一下,看夏听南是不是还在家里。

夏爸爸上午很忙,到中午饭点才抽出时间回了一趟家,打开家门,安安静静的,再打开夏听南房间的门,依旧安安静静——

夏听南睡得安安静静。

徐秉然闻言愣了愣。

夏妈妈讲到这里有点想笑,但心里又很生气,不知道应该骂女儿还是骂丈夫,全家没一个靠谱的。

夏听南看到徐秉然就跑过去躲在他身后,探出头:妈,你别骂了,我下次一定不会睡过头。

徐秉然瞥了她一眼。

夏听南以为找到了知己,朝徐秉然咧开嘴笑。

徐秉然没再看她,而是思忖了一瞬,对夏妈妈说:阿姨,以后我送她吧。他每天去学校都要路过夏听南的学校,送一送其实十分顺便。

好啊,有徐秉然带我,我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了。夏听南觉得这个提议不错。

夏妈妈气得头晕:你叫什么呢,没礼貌。

徐秉然说:没关系。

夏妈妈其实有点不好意思,但她经常出差,夏爸爸又经常倒班加班,两个人没时间天天盯着夏听南,而夏听南又快要中考,她真是太愁了。

秉然,那就麻烦你了,我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你一份,就辛苦你这段时间帮帮忙了。

毕竟是看着徐秉然长大的,夏妈妈很放心。

夏听南下意识说:不用备用……

徐秉然打断她:没关系,不麻烦。

她疑惑地抬头看徐秉然,徐秉然已经一米八了,看趋势还会继续长高,而她现在一米五都不到,还盼望着自己往上长。

徐秉然用手指刮了刮她的侧脸,示意她别讲话。

夏听南眨了眨眼,闭上了嘴。

后来,备用钥匙先经过夏听南的手才到了徐秉然手里。夏听南把钥匙递给徐秉然,徐秉然故意不接,把手握成拳,夏听南就一个劲儿掰着他的手指,累得气喘吁吁。

徐秉然露出了一丝笑意,这才松开手把钥匙接过来放在抽屉里。

夏听南百无聊赖地在他房间东摸摸西看看,说:要钥匙做什么,反正阳台一翻就是我的房间了。

由房间的窗户向外看去,侧边就是徐秉然房间的阳台。

徐秉然瞥她一眼:你想让阿姨知道你经常躲到我这里偷懒?

夏听南这时候才回过神,明白了徐秉然的用意,连忙摇头:不想。

每天被关在房间里写作业已经很苦了,徐秉然的房间可是她唯一的避难所,躲哪儿都没躲徐秉然的房间好使!

徐秉然房间里有一个书架,里面摆了很多书,他拿着一本半靠在床上,垂头低眉,看起来十分沉静,好像书里真的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。

夏听南凑过去,靠在他手臂上,想看看这本书讲什么。

你看不懂的。

夏听南不服,抬起徐秉然的手臂,把头钻过去挡在书本前面。

徐秉然把手臂收紧了一点,手臂的肌肤严丝合缝地紧贴着她颈间的弧度,她顿时感觉有些喘不过气。

房间的窗帘半开着,有一丝月光透进室内洒在木质地板上,外面黑漆漆一片,鸟叫声一直在回响。

书又被夏听南翻了几页,她发现真的看不懂,于是丧气地叹息了一声。

听到客厅里隐约传来一些声音,徐秉然突然合上书,松开手,说道:回去睡觉。

马上。

闻言,徐秉然淡淡地看她一眼。

夏听南说:真的马上。

徐秉然信她就怪了,他把手上的书丢在床头柜上,伸手把灯一关:我睡了。

夏听南这才慌张地阻止他:别关别关,我现在就走,你关了灯我会看不清。

房间的小阳台是当初装修的时候扩展出去的,虽然和夏听南房间的窗户离得不算远,但徐秉然还是看着夏听南安全地爬回她自己的房间后,才回房间关上阳台门,然后落锁。

之后,他站在房门口静静听着客厅的动静,过了一会儿才一声不吭地回到床上。

那一头的夏听南回房后还是不想睡,但她是个卑微的初中生,还是个即将中考的初中生,在父母眼里并没有使用手机的权利,电脑也老早被搬到别的房间,于是她只好翻了翻课本,没过两分钟,果不其然产生了睡意。

她双眼迷离地飘到床上躺下,心里希望第二天徐秉然能迟一点叫她。

然而她的愿望落空了。

徐秉然是一个称职的人工闹钟,发条拧得比玩具还实在。从这天开始,每天早上六点半,他雷打不动地打开夏听南的房门,把夏听南从床上拎起来,一天都没落下。

一开始这个过程很艰难,因为夏听南实在是太能睡了,普通方式根本叫不醒。

徐秉然一开始保持着善心,采用轻柔的方式,无果。然后,他又尝试一些粗暴的方式,依旧无果。除非夏听南刚刚清醒,这种情况下的确是一叫就起,否则一个星期中总有几天徐秉然也会濒临迟到。

不,不是濒临,是的确迟到了。

班主任还找了他谈话,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恼,甚至担心他是因为长得太帅上学路上被女生*扰,又或者是早恋了和女生聊天聊得太晚导致迟到。

徐秉然沉默地摇头,没有出卖罪魁祸首。

直到又过了一段时间的磨合期,徐秉然才逐渐能以平常心面对夏听南是个终极睡神这个事实,并且逐渐掌握了叫醒夏听南的诀窍。

而托了夏听南的福,徐秉然的自行车骑行技术与骑行速度也突飞猛进,在非自愿情况下逐渐向职业选手靠近。

三月份,离中考也就三个月了。除去周末,徐秉然天天载着夏听南上下学,久而久之,她班里的同学也都认识徐秉然了。

她们问:夏听南,每天来接你的是谁啊?

夏听南做梦都想有个哥哥,于是她骄傲地说:是我哥啊!

大家露出羡慕的表情:你哥哥好帅。

徐秉然长得好,一辆自行车加上修长的身形,停靠在夏听南的初中校门口十分引人注目。

夏听南还没走到校门口,就听到已经走到徐秉然旁边的同学转过头朝她喊:夏听南,你哥哥又来接你了!喊完,还要假装不经意地看一眼徐秉然。

徐秉然没什么表情,碾着脚底下的石子,等着夏听南出来,看她慢慢吞吞往他这里走。

旁边的保安说:又来接妹妹啊?

嗯。

迟点可能要下雨,你今天可得骑快一点。

我会的,谢谢。

夏听南做事一向磨蹭,能拖就拖,上学拖就算了,就连回家也拖。

她走到徐秉然旁边,把书包丢给徐秉然,说:徐秉然,我们去小吃街买点吃的吧?

徐秉然把她的包放在车头:抓牢。

夏听南坐在后座上抱着徐秉然的腰,无精打采地把头靠在他背上,喃喃道:我好饿,好想吃小吃街的烤香肠啊。

凉风扑面而来,徐秉然微眯着眼,蹬得更快了。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扬起,露出饱满的额头,夏听南在他背后,几乎没有吹到一点风。

小吃街在学校的左边,徐秉然看都没看一眼就骑过去了。

这一天,他们比平常早了十分钟到家,他把夏听南送到夏妈妈面前,平静地说道:阿姨,夏听南说她饿了,晚上让她多吃点。

夏听南不可思议地瞪着他。

徐秉然小声问:不是饿了吗?

夏听南同样小声回道:我不要吃白米饭啊,我想吃烤香肠……

徐秉然装作自己没理解夏听南的意思。

夏妈妈留徐秉然吃饭,他拒绝了:我妈一个人在家,我先回去了。

哦哦,好,那你赶紧回去陪陪你妈吧。

徐秉然点头,在夏听南一脸错付的表情中,面不改色地离开了夏家。

夏听南眼睛里的火都快冒出来了。

晚上的饭桌上,夏听南问道:徐叔叔怎么这个星期都没回来?

夏妈妈一边给她夹菜,一边说:不是加班就是值班呗。

徐秉然苦,从小到大父亲陪在身边的时间就很少,徐妈妈更苦,总是一个人。幸好徐秉然从小到大一直很乖,徐妈妈带着也不费劲。

晚上,夏听南写完作业又偷偷翻去了徐秉然的房间。

徐秉然看到她过来,表情不太好看:跟你说过很多次了,要过来先和我说。

虽然离得近,窗户离地面也不是很高,但夏听南一个女孩子翻来翻去还是有点危险。

夏听南原本是来找徐秉然算账的,结果徐秉然这脸色一摆,她就有点㞞。

她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,说:对不起,我忘记了。

徐秉然坐在椅子上,对着她招手:过来。

她屁颠屁颠地就跑过去了,短发在空中像水母一样飘动。

徐秉然淡淡地说:手张开。

夏听南乖乖把手张开,右手的手心偏下的位置有一点红,但没破皮。

徐秉然握着她的两只手三百六十度翻了一下,摸了摸她的手指,确定没有伤口才松开。

书桌上的练习册垒了一沓又一沓,中间翻开的书页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字,还有一些红笔的印记。徐秉然最近也在准备期末考,但态度比夏听南认真多了。

夏听南奇怪地问:为什么要中考了,我一点都不紧张?

她真的一点压力都没有,原本成绩就平平无奇,普通高中没问题,重点高中她也不敢想,班级里好多同学的课后时间被辅导班排得满满的,她却乐得逍遥。

徐秉然沉默地翻了一页练习册,看来是不想理她。

夏听南也不需要他搭理,一个人就玩得很开心,她扑到徐秉然的大床上,从角落里找到徐秉然的手机,熟练地输入密码,然后开始玩手机游戏。

安静的房间,除了翻书声就是很轻的游戏音效,徐秉然听不太清她在玩什么。

外面有人开徐家的大门,然后是徐妈妈走出房间的声音。徐秉然的神情依旧很专注,但手中笔的笔尖悬在半空中一直没动。

啪——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。

游戏角色倏地从高空坠落,游戏结束的页面明晃晃地亮在眼前,夏听南下意识惨叫了一声,然后又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她赶紧把游戏声音调得更轻,跑到了阳台的窗帘后面,生怕被徐秉然的爸妈发现自己偷偷跑来这里,万一他们再告诉她爸妈,那她的娱乐生活就夭折了。

夏听南悄悄问:徐叔叔是不是回来了?

徐秉然淡淡地说:他们不会进来的,你要玩就继续玩,不玩的话就回去学习。

听到外面只有细碎的对话声,于是他继续埋头写练习册。

夏听南撇撇嘴,觉得徐秉然好无趣,每天就知道闷头学习,话也不多说两句。

她又忍不住去*扰徐秉然:我刚刚看到你手机里有一个叫汤巧巧的给你发消息,是谁啊?

徐秉然没抬头,注意力还放在面前的题目上,闷着嗓音问:她发什么了?

夏听南说:让你明天早上第一节课前去一趟班主任办公室。

你回她一句知道了。

夏听南点开汤巧巧的聊天框,用徐秉然的账号回了一句知道了,但又觉得这样看起来好冷漠,于是她又加了一个颜文字。

徐秉然:【(^o^)/~】

汤巧巧:【?】

汤巧巧:【……】

汤巧巧:【哈哈……】

这段聊天记录徐秉然晚上准备睡觉时才看到,看到的那刻他脸都僵住了。

一开始他以为自己被盗号了,后来才想起来是夏听南用了他的手机。

他反反复复地点开聊天记录,盯着聊天框里那个诡异的颜文字以及汤巧巧疑惑又试探的问号,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会找夏听南帮他回消息。

这时,徐爸爸敲了门,徐秉然说:请进。

儿子,这么晚了还没睡啊?徐爸爸推门进来把房间的大灯打开。

徐秉然收起手机,收拾桌子,回道:马上睡了。

徐爸爸面色有些疲惫:最近我比较忙,所里事情多,你不要太累,考得怎么样都没关系,有时间多陪陪你妈。

好。徐秉然抿了抿嘴,他原本就不是会表达的人,说起关心的话更是别扭,但他还是在徐爸爸走出房间前轻轻说了一句,爸,你也别太累。

关上灯,他把被夏听南弄成一团的被子铺开,躺进去还隐隐能感受到夏听南留下的气息。他静静地盯着天花板,好一会儿才往被子里缩了缩,慢慢合上眼。

中考那天是一个雨天,绵绵的微量雨水让人感觉黏腻,连远处的山峰高楼都在一片迷蒙中,找不到大地的边界。

徐秉然没有送夏听南去学校,因为她九点才开考,而徐秉然七点就出门了,不过他前一晚给了她一个鼓励的拥抱,并留了句话——好好考,考完了带你吃点好的。

夏听南顿时觉得干劲十足,早上去考场的路上还在翻书。

徐秉然至少还有半个月才期末考,班里的氛围不算很紧张,大家都对考试已经游刃有余,只要不是高考,其他考试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压力。

章又程过来问徐秉然周末出不出来放松一下,徐秉然说自己有事。

章又程性格活泼,向来不被徐秉然的寡言击退,听徐秉然这么说,他奇怪地问:你能有什么事?整天就是待在家里。我们要去望江路那边新开的火锅店,你真的不来?

徐秉然拿笔敲了敲桌子,说:那我带个人。

谁啊?他想不出来徐秉然还能带谁。

夏听南。

哦!你那个邻居妹妹是吗?那带来呗,小姑娘挺可爱的。章又程笑嘻嘻地说,对这个和徐秉然一起长大的邻居很感兴趣。

可爱吗?徐秉然不置可否。

在他上初中以前,他对夏听南就只有一种感觉——烦人,虽然现在偶尔也会有这种感觉。

小时候的夏听南脸圆得没法说,徐爸爸很喜欢她,用他的话说就是女儿是拿来宠的,儿子就该送去锄地,不过他虽然惋惜自己生的不是个女儿,但最后他还是没舍得真的让徐秉然去田里锄地。

徐爸爸经常把夏听南喊到家里玩,但相比于徐家父母,夏听南更喜欢黏着徐秉然。

小小的夏听南很喜欢搭积木,还喜欢给搭好的积木取名字,诸如粉色的叫美美,蓝色的叫蓝精灵,红色的叫蜘蛛侠……反正古今中外,是人的、不是人的名字都涵盖在内。

徐秉然那时候话也少,沉默地陪她玩了几年,接受了长达几年的洗脑式取名,这导致他前几年看到积木类的玩具,心里还有些抗拒,脑子里时不时会跳出几个奇怪的名字。

后来大一点了,夏听南倒是不爱玩积木了,就喜欢电子产品,每次父母把她放在徐家,她就在徐秉然房间的电脑上玩游戏看视频。

有一天,徐秉然的几个同学来他家写团队作业,一帮人却发现徐秉然的电脑里有一堆流氓软件。

他们震惊的表情刺痛了徐秉然。

事后,徐秉然黑着脸果断地给电脑加了密码,不管夏听南怎么求他,他都没把密码告诉她。

放学的时候,雨已经停了,徐秉然去学校的停车场找自己的自行车。他想着夏听南早就考完应该已经回家了,不需要他去接,却没想到在校门口看到了夏听南。

夏听南抱怨:你怎么才出来?她腿上都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。

徐秉然皱着眉看她泛红的腿,问道:你考完不回家,来这里干什么?

等你一起回家啊!

等我做什么?下次自己先回去,上车。

班级里的同学刚好从校门口路过,朝徐秉然挤眉弄眼:这谁啊?

夏听南看到那样的表情就难受,不高兴地说:徐秉然是我哥,你们说我是谁?

车铃响了两下,徐秉然朝同学打招呼:走了。

同学笑着说:不逗了,妹妹脾气还挺大,我也走了,拜拜。

盛夏一点风都没有,转眼,徐秉然的腰腹部就因为被夏听南紧紧圈着,又出了一些汗。

他说:别抱这么紧。

夏听南哦了一声,然后往后靠了一点,自在地展开双臂,假装拥抱着风。

终于考完了,我要出去玩!

徐秉然淡淡地说:和我说没用。

夏听南怒道:和我爸妈说也没用,他们都没时间,我成天就是一个人。

夏爸爸根本抽不出连续的长假,除非把年假都请了,但领导肯定不会批。夏妈妈则刚升职,在公司里忙得不可开交。

徐秉然沉默了一下,说:周末带你吃火锅。

听到感兴趣的名词,夏听南整个人又黏了上去,抱着徐秉然精瘦却单薄的腰不断地问:哪一家哪一家?是不是望江路新开的那家?还是银泰楼上那家?我记得那家……

好吵,夏听南真的好吵……

徐秉然被她止不住的话扰得心烦,他趁着这段路的路况好车又少,松开一只手把腰上夏听南的手扯开了一点,说:新开的,想吃就跟着。

能不想吃吗?夏听南已经好久没吃垃圾食品了,整天被爸妈按着吃营养均衡的饭菜,好像成绩会受摄入食物的影响似的。

晚上,夏爸爸回来问夏听南考得怎么样,夏听南说:我会的都填上了,我不会的也都填上了。废话中的废话。

对答案了吗?

我才不对答案,多影响心情。

夏爸爸对她很包容,在他眼里,自己女儿就是最好的,就算没有别人优秀也没关系。

我们听南开心就好,考不好没关系,以后赚不到钱也没关系,爸养你一辈子。

真的吗?她有点感动,爸,那我想要一台新版的PSP(索尼多功能游戏机)。

夏爸爸冷静地喝了一口水,说道:秉然他爸不是送了他一台吗?你去找他玩,两个人也有个伴。

夏听南无语。

夏爸爸被夏听南谴责的眼神瞪得受不了,他尴尬地笑了一下,赶她回房间睡觉:行了,都几点了,放假也要早点睡知道吗?

夏听南不想听他念叨,转身就走,拖着声音喊:知道了——对了!周末我和徐秉然去吃火锅。

去吧去吧。

都放假了,夏爸爸也不用管她去哪里玩了。

于是,夏听南高兴地跑走,心里盼着赶紧到周末。

一旦有了期盼,时间就过得尤其慢,一切事情都变得有些寡然无味,她在家有些没劲儿地玩了两天,把能找的乐子全找了,终于等到周末的到来。

夏听南纠结了很久到底穿什么出门,在房间里换了三四套衣服还没决定下来。

徐秉然推门进来的时候,她正在脱上衣,交叉的手举过头顶,只露出一双眼睛,而下半身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,上半身内衣是新买的,薄薄的布料,什么都挡不住,弧度很明显。

霎时,两个人都怔住了。

徐秉然闷声不响退后两步关上门,沙哑着声音说:换好了就出来。

他靠在门框上,垂着眼看地面,手指关节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墙壁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夏听南抓紧换好衣服出来,身上穿的已经不是刚才那件短袖。

徐秉然的视线落在她的印花短袖上,然后很快移开:走吧。

她挽上他的手臂,高兴地跳了一下:快点,我都饿了。

徐秉然皱着眉把她的手拿开:热。

夏听南哼了一声:哦。

但她就是喜欢挽着别人,平常和好朋友课间去上厕所的时候都是挽着走的,虽然结伴上厕所的时候经常被男生笑话,但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毛病。

望江路在北边,远眺就是望不到边的大江,毛毛细雨落在江面,看不到一点涟漪,火锅店在路的尽头,正对着十字路口。

他们两个是最后到的,归根究底是夏听南动作太慢,出门了又说肚子疼想上厕所,又回去了一趟。

她跟在徐秉然旁边,被店里的空调一吹,打了个冷战。

徐秉然摸了摸她的手,嗯,有点凉。

走快点。

哦。

门口一排正在吆喝的服务员的嗓门太大,夏听南踮起脚,把徐秉然拉低贴着脑袋压着声音说话,热气全部扑到徐秉然的颈侧。

徐秉然不适地偏头躲开。

章又程眼尖,一下子看到他们:哎,真带妹妹来啦?还不赶紧,菜都上来了。

夏听南抬眼看去,一桌人,男男女女,她只认识一个章又程,因为他偶尔会到徐秉然家里玩。

哦,还有一个汤巧巧,那天夏听南偷偷点进她的空间看了看她的自拍,真好看,夏听南也想这么好看。

徐秉然往夏听南背上轻轻一拍,说:过去坐。

长方形的桌边坐了十几个人,面前有两口煮沸的锅,水汽从他们中间升起。夏听南坐在这一头,根本看不到那一头的人的五官。

人多就会挤,左右手臂都和旁边的人贴着,夏听南不认识旁边的人,她往左又挤了挤,更贴近了徐秉然。

徐秉然迅速挪开,说:别挤了,热。

夏听南嘴角耷拉下来,觉得他太无情了,于是之后一直不说话,无声地表达着自己的不开心。

最先察觉的反而是汤巧巧,她问道:你妹妹怎么了?

虽然他们都没听说过徐秉然有一个妹妹,但章又程刚刚喊夏听南妹妹,而且夏听南长得实在是太小巧了,站在徐秉然旁边对比太明显,大家忍不住有些爱心泛滥。

你妹妹叫什么?有人问道。

徐秉然说:夏听南。

夏听南不看他。

表妹吗?听南,多大啦?有个活泼的女同学在逗她。

夏听南被喊得有点不好意思,小声回答:初三毕业了。

大家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情。

怎么徐秉然长得这么高,他的妹妹都初中毕业了还这么矮?

夏听南要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估计要气得说不出话,她才十几岁啊,还能发育的啊。

他们吃完火锅还想去KTV唱歌,徐秉然不想去,他原本就不喜欢这类集体活动,而且刚吃完火锅,他嗓子有点不舒服。

夏听南和他正好相反,听到唱歌眼睛都亮了,但听到徐秉然说不去,又瞬间暗淡了。

徐秉然摸了摸被她戳得有点痒的手臂,扭头看她,没有吭声。

夏听南憋不住了:我想去唱歌,我好久没唱歌了。

徐秉然不打算顺着她:那你去唱吧,我回去了。

夏听南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瞬间眼泪就下来了,站在原地看着徐秉然越走越远,感觉十分委屈。

她都考完试了,没有爸妈陪就算了,不能出远门就算了,现在连唱歌都没徐秉然陪,她也太惨了吧。

世界上还有人比她更惨吗?呜呜呜……

徐秉然背对着她揉了揉眉心,觉得夏听南从小屁孩变成大屁孩,烦人的属性没变,还加了一条令人头大。

他原路返回,半蹲下了一些,不至于夏听南要一直仰着头看他。

然后,他轻轻捏住夏听南的下巴,转着她的脸看了看。

夏听南,你初中毕业了,下半年就是高中生,怎么还这么幼稚?

他很疑惑,初中生都是这样的吗?他都忘记自己初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,大概也就是闷头读书。

他伸手,帮她擦掉眼泪。

夏听南的脸很软,好像全部是胶原蛋白,配上泪水之后有些发腻。

他甩了甩手上的眼泪,忍不住同意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。

夏听南听完心里更郁闷,明明在班级里她已经算成熟的,最多就是性格不沉稳了点,怎么能说是幼稚呢?

徐秉然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,说:走吧。

夏听南不解:去哪儿?

徐秉然嗓子又开始痒了,他右手握拳放在嘴前咳了咳,闷声道:唱歌。

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章又程问。

徐秉然朝一个角落走去,坐下来之后才回答章又程:她想唱。

她想唱你就陪她来了?

不然呢?

包厢里的桌子上零零散散地放着一些零食以及果盘,徐秉然嗓子不舒服,吃了两块哈密瓜。

章又程是在场唯一清楚徐秉然和夏听南真正关系的人,两个人哪是兄妹啊,纯粹只是一起长大的邻居而已。

他有点迟疑地问:徐帅哥,你和你的听南妹妹不会是……

徐秉然没什么表情地去叉第三块哈密瓜:别乱说。

章又程松了口气:我看你们也不像。

徐秉然打了一个哈欠。

他是父亲忙,而夏听南是父母都忙,夏爸爸经常上夜班,夏妈妈加班出差是家常便饭,徐家就是夏听南的第二个家,他的房间就是夏听南的第二个房间。

事实上,带夏听南有些麻烦,因为夏听南很黏人,但想到她长时间没有父母的陪伴,从小到大都是和他一起玩,那黏他倒也很正常,他也有些习惯了。

大家都很照顾夏听南,很热情地把话筒递给她。

夏听南唱得很开心,也很痛快,觉得什么郁闷的事情都从歌声里排了出去。

她转过头想拉着徐秉然陪她一起唱:这首我们都会唱!

徐秉然微微摇头,喉咙因为咳嗽而带着沙哑:我不唱。

夏听南有点失望,但也没勉强,毕竟她也看出来徐秉然嗓子不舒服。

看出夏听南的沮丧,汤巧巧立刻拍拍她,说:我也会唱,我陪你唱啊。

夏听南顿时又笑起来:好啊。

她是真的觉得这个小姐姐长得漂亮人又好。

夏听南又唱了一会儿,就把麦克风给了别人,自己坐在徐秉然旁边。

徐秉然问:不唱了?

夏听南小声说:我不好意思一直唱……

是吗?

好吧,因为我看你一个人好像很无聊。

无不无聊,徐秉然说不好,不过听夏听南唱歌倒是的确有点痛苦,一句歌词有三个字在调子上就谢天谢地了。

但夏听南从来不嫌丢人,她觉得唱歌是释放情绪的方式,开心就好,调子是身外之物。这个理论一度让徐秉然难以反驳。

包厢里的音乐声音很大,他们的头凑得很近才能听到对方讲话。

徐秉然说:你去玩吧,不用管我。

夏听南有点犹豫,虽然她硬拉着徐秉然来了,但看到徐秉然一个人坐在沙发角落,其他人都在嬉笑玩乐,她觉得这样的画面令她有些愧疚与不适。

徐秉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他的确是想休息一下,所以有人坐在他旁边都被赶走了,唯一没赶走的可能就是现在在他眼前的夏听南。

徐秉然耐心地重复了一次:不用管我。

夏听南说:那好吧。

说不管就真不管,夏听南转头又开开心心地跟着哥哥姐姐们一起唱歌,七拐八绕的音调时不时传到徐秉然耳朵里。

他们订了三个小时的时间,一到点便散场了。

大家都很开心,汤巧巧还给了夏听南一颗巧克力:听南,下次再一起出来玩。

谢谢姐姐。

夏听南注意到汤巧巧的视线往徐秉然的方向挪,于是她也顺着看了过去,然后看到沙发上的徐秉然垂着头抱着胸,已经睡着了。

他额前细碎的刘海在半空中轻微地摇摆,姣好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中若隐若现。

汤巧巧说:你哥这么吵也能睡着啊。

嗯……夏听南突然有点后悔让徐秉然陪她来唱歌,她走过去把徐秉然轻轻推醒,我们回家了。

汤巧巧犹豫了一下也走过去,看着徐秉然慢慢转醒,然后抓住夏听南的手腕慢慢站起来。

心跳得有点快,汤巧巧觉得徐秉然是真的帅,明明是有点坏坏的长相,人却正直又沉稳,浑身透着一股清爽安静的气质。

章又程看徐秉然醒了,说道:那今天的活动到此为止,散了吧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汤巧巧离开的时候还有点恋恋不舍,夏听南都数着,她至少回头看了徐秉然三次。

夏听南偷偷瞟徐秉然,发现他根本没看汤巧巧那边,只是在揉眼睛。

太阳已经落了一半,金粉色的水墨泼向天空,每一个行人的脸上都泛着红润的感觉。她和徐秉然并排走着,打算去附近的公交站点坐车。

夏听南掏出新手机拍下天空的样子,徐秉然就站在她旁边看她拍。

夏听南问道:真好看,要不要发给你一张?

徐秉然疲惫地摇头:不用。

你今天怎么这么想睡觉啊?

他闭了闭眼:昨天没睡好。

夏听南连忙说:那我们赶紧回去,你回家再睡吧。

嗯。徐秉然睡醒之后右眼皮就一直在跳,离开KTV前,他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,人是清醒了,但右眼皮还是在跳。

走了大概七分钟,他们就看到了车站,非常空旷,根本没有人。

夏听南高兴地跑过去坐在长椅上,徐秉然也慢慢走过去坐在旁边。

他们的斜对面也有一个车站,公交车是开往相反方向的,那边的人倒是挺多。

一辆公交车慢慢开到对面的车站,与此同时,他们要坐的那一班车也正缓缓驶来。

夏听南惊喜地看向徐秉然:车来得——好快。

下一秒,她愣住了。

可以说,夏听南有记忆以来,从来没有看见过徐秉然这么难看、这么苍白、这么阴沉的表情。

他的视线黏在对面车站,死死地盯着移动的人群,紧接着又盯着那辆公交车,一直到它越来越远,转弯后不见。

夏听南问:徐秉然,你在看什么?

她刚刚远远张望了一下,也没看出什么名堂。

徐秉然僵硬地朝她转头,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就紧闭上了,唇线绷得十分直,显得痛苦又冰凉。

夕阳从前方向他们洒来,徐秉然的脸上像是有了一条模糊的分界线,被光线照射的半张脸神采无限,瞳孔熠熠生辉,而另一面却藏在阴影里,带着未知的深沉情绪。

徐秉然身后的橱窗里有一台电视机,正在播放一个影片片段,画面中是一艘搁浅的破船,旭日东升时,一半欣欣向阳,一半在荡漾的海水中交错扭曲。

后来,夏听南猜想,徐秉然像海面上的帆船般摇晃航行的生活,也是从这一天起遇见了暗流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  同类阅读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