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饱就恶心右眼一直跳(为什么一吃饱就觉得恶心)

华峰博客 29

1

收到好友朱宁发来的微信消息,沈月亮总算知道自己一整天右眼跳个不停的原因了。

陆星辰要出轨!

朱宁发来的照片上,陆星辰正和一个肤白貌美的姑娘同桌而坐,他嘴角罕见地带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看样子是和姑娘相谈甚欢的节奏!

沈月亮坐不住了。

她在这边辛辛苦苦地加班,他却舒舒服服地陪人吃饭,还出轨出得这么明目张胆,竟敢选在她们单位楼下,朱婷工作的餐厅里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沈月亮拍桌而起,怒气冲冲地进了BOSS办公室,说要请假。

她向来是风风火火的性子,BOSS说不准,她就干脆辞职。反正一连加了两周的班,她早就想撂挑子走人了。

到了餐厅,沈月亮一眼就看见了陆星辰。

他已经又恢复了那张清冷无欲的面瘫脸,端得一副正人君子、生人勿近的模样。

只对面的姑娘还热情高涨,滔滔不绝,颇有她当年勇往直前的影子。

沈月亮打算先去洗手间化个妆,至少得是烈焰红唇,好从气势上压倒对方。

只是她还没走两步,就听见陆星辰熟悉的呼唤,沈月亮。

于是她不得不换了对策,笑着朝他们走过去。

2

沈月亮比陆星辰预计的时间到得早。

看到她脸上诡异的笑容,和她双手放在小腹上的动作,陆星辰眉头突跳。

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沈月亮是个疯丫头的事实。

果然,沈月亮一落座,就无视对面的方然,故作娇嗔地对他说道:今天宝宝很乖,没有闹哦,可能知道是爸爸要来接他。

陆星辰呛了一下,略有些狼狈地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,眼神怪异地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。

这些年沈月亮借着帮他挡桃花的名义,自封的头衔一路飙升,从护草使者到女朋友再到未婚妻,如今已经升级成了他孩子的妈。

我们都没睡过,你怀的哪门子孕,嗯?陆星辰凑到沈月亮耳边,看似亲密,实则咬牙切齿地说道,丁点儿没有在别人面前的斯文模样。

沈月亮扭头,吧唧在他脸颊落下一个吻,学着他的样子歪着头同他耳语,那你睡啊。

她声音很轻,三分挑衅,七分勾引。

饶是陆星辰被她撩了这么多年,早有了超强的免疫力,也觉得气血上涌,耳根发热。

他暗暗掐一把她的腰,示意她适可而止。

沈月亮促狭一笑,不置可否。

这位是?方然出声打断了俩人的卿卿我我,看着陆星辰问道。

我是陆星辰的未婚妻,陆星辰孩子的妈,陆星辰爸妈的儿媳,沈月亮。我们就是传说中的星月夫妇。

沈月亮擅自加了一大段前缀,生怕别人听不明白似的,抢着自我介绍道。

陆星辰不承认,不反驳,只无语地看她一眼,这么中二的介绍也就她说的出来。

他的举动落在方然眼里,就是宠溺,就是默认。

方然默默握紧了拳头。

3

眼见俩人都没有认出自己,方然又看一眼沈月亮,找了个理由,提前离开了。

你不是要加班到九点吗?陆星辰问道。

沈月亮心虚,眼珠一转,开始胡说八道:我掐指一算,算出你被妖女纠缠,特意前来救场。

她当然知道,以陆星辰缜密谨慎的性格,要是真出轨,肯定能骗得她这辈子都不知道,又怎么会招摇到她眼皮子底下,给她逮着的机会。

只是她需要一个撂挑子的借口罢了。

陆星辰冷哼一声,示意她坐到对面去,随口说了句方然只是新同事。

沈月亮听了,乖巧照做,也顺带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朱宁,都是朱宁发照片给我的,我绝对相信你不是会被妖精勾走的人。

陆星辰睨她一眼,是么?

沈月亮点头如捣蒜,她勾了他这么多年都没如愿,能不信么?

吃完饭,沈月亮忽然深情款款地说道:陆星辰,在前程和你之间,我一定毫不犹豫、绝无二心地选择你。

所以呢?陆星辰挑眉。

所以你要不要感动一下,以身相许?沈月亮撩人的话又是张口就来。

陆星辰却不上套,冷声道:说实话。

所以……为了来帮你挡桃花,我可能又炒了老板。

原以为陆星辰又会嫌弃她三分钟热度,谁知他竟说道:天天加班容易猝死,炒就炒了吧,下不为例。

沈月亮一愣,忽然想起来她前天跟他抱怨不想加班,想休息,他当时还说她懒,吃不了苦,可今天就送了个捉奸的理由来给她做借口,是巧合么?

还有朱宁拍的照片上,居然角度刚好地拍到他嘴角那抹笑意,真的不是他故意的么?

走了,回家。陆星辰打断她的思考。

沈月亮回神,却不起身,陆星辰,我想亲你一下。

不准。

不要这么害羞嘛。

沈月亮!

4

辞了工作,沈月亮过了几天猪一样的日子,才觉得自己又满血复活了,只美中不足的是陆星辰还要上班,不能陪她。

不过陆星辰虽然嘴上嫌弃,却是第二天就取了银行卡给她,说密码是自己生日。

彼时沈月亮还在睡,正梦到要扑倒陆星辰的关键时候,被他吵醒,脑子短路,不仅不知感恩,还无理取闹道:为什么不是我生日?

陆星辰白她一眼,爱要不要。

要!还想要你!沈月亮嗓音里带了睡意,眼神迷离,颇有两分小懒猫的性感。

她说着还踢了被子,想摆个诱惑的姿势,一低头看见自己穿的长衣长裤,顿时泄了气,哀嚎一声,又滚进被子里,闷闷说道:我要买性感睡衣,情趣内衣,买买买,买穷你!

陆星辰想笑又怕惹得她炸毛,轻咳一声,问道:然后呢?

然后——沈月亮拖长了音,从被子里露出脑袋,憧憬地说道,然后包养你,哈哈哈哈……

你还是继续做梦吧,周末我休息,咱们一块儿回家。

沈月亮点头,快速挪到床边,伸手抓住他的衣角,仰着头卖萌道:亲一个再走呗,嗯嗯?

陆星辰不说话,低头看了看手表,又看了看沈月亮,站着不动。

他五官俊朗,身材修长,此时又西装笔挺,浑身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,简直是男色的顶级诱惑。

沈月亮咽了咽口水,暗暗想着以后一定要治了他这傲娇的毛病,让他摇着尾巴跟自己求欢。可此时色令智昏,也只能自己爬起来,跳到他身上亲了过去,忽视他唇角得逞的笑意。

当然,她也不忘给自己找个台阶,老话说得好,自己动手,亲吻扑倒。

回应她的自然又是一声傲娇的冷哼。

5

沈月亮和陆星辰是青梅竹马。

陆星辰的妈妈徐萍是小学老师,沈月亮那时刚搬过来,转到她的班上。她爸做生意忙得脚不沾地,又实在没有亲戚能帮忙照顾她,徐萍就领了沈月亮回家,等她爸爸晚上回来再把她接走。

沈月亮打小就人美嘴甜,到了陆家,马上就从徐老师改口叫徐阿姨,又管陆爸爸叫陆叔叔,哄得俩人喜欢得不得了。

轮到陆星辰的时候,她见他比自己矮,理所当然觉得他小,欢快地一把抱住他,在他脸颊亲了一口,说道:我是月亮姐姐,以后我带你玩。

月亮,我们家星辰比你大一岁,你要叫哥哥。徐萍笑道。

星星么?沈月亮反问一句,见徐萍点头,就马上改口道,星星哥哥,我是你月亮妹妹。

陆星辰那时对活泼得过分的沈月亮,没一点儿好感。

他既讨厌她个子高,也讨厌她叫他星星哥哥,更讨厌她叽叽喳喳地抢了父母的注意力,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对沈月亮爱答不理。

可沈月亮哪里真是清冷的月亮,她简直就是热烈的太阳,她完全不在意陆星辰的态度,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他,每天笑嘻嘻地围着他转,像是不会生气,不会难过。

时间一长,陆星辰哪里还讨厌得起来?小姑娘每天花一样地对着他笑,还献宝似的给他自己所有的好东西,让他身边也热闹起来,像其他呼朋引伴的同学一样有人陪。

他那因为妈妈的关系,在学校被孤立而敏感受伤的心慢慢被治愈,也开始注意到沈月亮因为转学生的身份,在班里也没有朋友。他好像忽然就明白了她不会生气的原因——她怕别人不喜欢她,不理她,就像他曾经试图做的一样。

于是两颗心就真的慢慢贴近了,只是他对她好,却从来不说,一路傲娇了这么多年。

6

周末回家,自然就是先回陆家了。

一进门,沈月亮就亲热地叫陆爸爸,陆妈妈,装乖卖可爱地要抱抱,逗得俩人开心大笑。

陆星辰在一旁,被她反衬得像是捡来的,可他乐见这样的场面。忘了从什么时候起,沈月亮对他爸妈的称呼,从叔叔阿姨改成了陆爸爸陆妈妈,但很显然大家都挺喜欢。

好可爱!沈月亮惊呼道,陆妈妈,你什么时候养了这么可爱的一只小博美?

那是你张阿姨家的,就是以前住咱们对门的,后来不是搬走了嘛,最近又搬回来了。她去看她女儿了,就托我照顾几天。徐萍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。

太可爱了。沈月亮蹲在狗窝旁边逗弄起来,又转头对陆星辰说道,我也好想养一只。

不准。陆星辰直接拒绝。她那三分钟热度的性子,今天喜欢,明天不喜欢的,最后还不得他帮她收拾,而他收拾她一个就够了。

沈月亮撇撇嘴,跑到厨房跟陆家父母告状。

不知道爸妈是怎么说的,反正陆星辰看沈月亮很快就高高兴兴地从厨房里出来了,只是看他的眼神略怪异,倒没再提养狗的事情。

吃完饭,陆家父母去午睡,沈月亮偷偷溜进了陆星辰的房间。

你猜陆妈妈刚才跟我说什么?她趴在陆星辰的床上,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。

陆星辰在她旁边躺下来,闭着眼假寐,难得捧场地追问一句说什么?

嘻嘻嘻……沈月亮捂着嘴笑了一会儿,凑过去,摸小狗似的摸摸陆星辰的脑袋,得意道,陆妈妈说养狗太麻烦了,如果我无聊的话就叫你跟我玩。你说她是不是说叫我养着你就行了啊,陆狗狗。

陆星辰无语,自家亲妈总是这么坑自己。他翻个身,搂住沈月亮,睡觉,醒了我送你回去。

沈月亮没说话,陆星辰还当她是不愿意回家,他睁开眼,准备安慰她两句,却看见她停在他衣领处的手。

被抓了包的沈月亮,明明是色眯眯的眼神,语气却坦坦荡荡,睡觉还是得脱了衣服才舒服,我都是为你着想。

陆星辰气笑了,我谢谢你的好意,我就喜欢穿着衣服睡。

沈月亮不干了,炸毛道:陆星辰,我也是有自尊的,你再不让我睡,我就……我就自己睡了。

不怪沈月亮没志气地改口,实在是陆星辰眯着眼的表情看上去太吓人。

最后沈月亮还是乖乖靠在陆星辰怀里睡了,只迷迷糊糊间似乎听见陆星辰说:好好想想你错在哪儿,想清楚了,再来爬我的床。

7

傍晚,沈月亮又在陆家吃了晚饭,才磨磨蹭蹭地回自己家。

到了小区楼下,她却不下车,我不想回去。

沈月亮甚至不愿意称那里为家,在她心里,她是没有家的。

从她有记忆以来,她总是不停地搬家换学校。爸爸忙工作,就把她寄放在亲戚家里,能住的亲戚都住了一遍,往往是刚熟悉,就不得不再次离开。

没有人知道那个小小的她,每次笑着和人打招呼时,内心其实都惶惶不安,她怕对方会不喜欢她,会说不让她留在家里。

而即便留下来,她也不敢撒娇,不敢哭闹,不敢表现出丁点不满,甚至带着近乎讨好的小心翼翼。懂事是他们对她的评价,却从来不是她想要的。

只有在陆家,她感觉得到陆爸爸陆妈妈是真的喜欢她,不是碍于亲戚关系,没有客套疏离。陆星辰虽然一开始不喜欢她,后来却跟她说不用一直对别人笑,总有人不喜欢你的,那时她才抱着他哇的一下哭出声来,真正像一个委屈的孩子那样哭。

后来,她更多时间都是留在陆家,再后来父亲生意终于稳定了,却又娶了别人生了孩子,他的父爱从来没有给到过她。

只待一晚上,明天吃过早饭,我就来接你。陆星辰安抚道。

那你陪我在楼下散散步,刚才吃多了,散散步再回去。沈月亮开始撒娇。

陆星辰点头,他当然知道她是在拖延时间,他虽然也不愿她回去,可那毕竟是她的家,只是隔天他就无比后悔此时的决定。

沈月亮下了车,却猛地一跳,双腿夹着陆星辰的腰,懒洋洋地挂在他身上。

你这是要散步?陆星辰故作凶狠。

沈月亮这时可不怕他,她双手勾住他脖子,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,陆先生,我看着你就走不动道了,我能有什么办法呢?

陆星辰叹一口气,双手托住她,低头碰一碰她额头,无奈又宠溺地说道: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!

沈月亮嘻嘻一笑,在他耳边说道:那你惨了,一定欠我很多,还拖了这么久,看来非肉偿不能还了。陆先生不是喜欢欠别人的人,要不,咱们今天就把账还了?

她故意靠得近,气息哈在陆星辰耳边本就酥酥麻麻诱惑十足,可她还嫌不够,说完又在陆星辰耳尖上轻咬了一下,激得陆星辰登时就僵在原地。

他抱着她平息了一会儿,才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,让她老实点。

沈月亮愣了一下,啊了一声,扎着脑袋往他怀里钻。

你怎么了?陆星辰不确定地问道,他没用多大力气啊。

沈月亮扭捏了一会儿,才小声说道:以后不准打我屁股,我害羞了。

……陆星辰风中凌乱了,老司机和小白兔切换自如,该害羞的是他吧……

8

第二天陆星辰给沈月亮打电话时没人接,他以为她还没起床。谁知到了她家楼下,打电话还是没人接,他立刻就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等他找上去,打开沈月亮的房门时,发现她已经烧糊涂了。

看着沈月亮茫然的父亲和漠不关心的继母,陆星辰的怒气达到顶点,他抬脚揣倒了边上的椅子,狠狠说道:我以后再也不会让月亮回来了,你们就好好自己过吧!

他说完,抱着沈月亮出门直奔医院。等医生给她打上点滴,他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。

不过几个小时没见,沈月亮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,这么虚弱地躺在这里,陆星辰觉得以后还是得把她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能安心。

他学着她平时的促狭模样,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:你赶紧好起来,我就准你爬床,这回是脱衣服睡。

不准反悔。沈月亮虚弱却坚定的声音响起。

陆星辰看着她,故作怀疑道:醒得这么及时?

沈月亮咬咬嘴唇,咱俩心有灵犀呗。

撩人的话又是张口就来,陆星辰确定沈月亮是真的没事了。他碰一碰她额头,发现的确没那么热了,就喂她喝了点稀饭。

说说怎么回事?一晚上就烧成这样。陆星辰问道。

沈月亮撅嘴,想说还不是你要我回去的,又怕陆星辰自责,就简要说了两句。

她昨天晚上回去,敲了半天门都没人理,可她明明听得见里面继母的说话声。于是她给父亲打了电话,没说自己被锁在门外的事,只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结果他比说的时间晚了三个小时。

所以你就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?陆星辰又心疼又气。

好了好了,我以后再也不犯傻了。沈月亮认错倒是快,又撒娇道,你这是在凶我么?凶我一个病人?陆星辰,我好难受呀。

陆星辰瞪她一眼,亲亲她额头,嘴上却威胁道:以后再敢这么傻,看我怎么收拾你!

沈月亮红了眼眶,伸着手要抱抱。

最后沈月亮当然是被送回了陆家,陆家父母把陆星辰好一通说,又围着沈月亮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,真正是心疼到骨子里去了。沈月亮又忍不住掉了金豆子,抱住陆妈妈撒娇。

陆星辰第二天还要上班,自然没有人留他,陆爸爸陆妈妈只说了路上小心,沈月亮也只提醒他不要忘了说的话就撵他走人了。

陆星辰摸摸鼻子,说到时候来接沈月亮,就识趣地走了。

9

沈月亮病好以后,根本等不及陆星辰来接,就自己坐车回去。

她想给他一个惊喜,就没告诉他,谁知道她等到晚上8点多,才等回来陆星辰。

可他却不是一个人,而是和方然一起!

这是要把惊喜变惊吓的节奏?!沈月亮看着俩人暗自思索。

月亮,上次没有好好介绍。方然率先出声说道,我是张阿姨的女儿,以前叫陈然,住在星辰家对门,后来我们搬走了,我现在随继父改了‘方’这个姓。

沈月亮皱眉想了一会儿,好像是有这么个人,可是嘴上却说道:没印象……陆星辰,现在是什么情况?

陆星辰动了动嘴唇,还没说话,就听方然抢先说道:如你所见,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,星辰带我回家,你说是什么意思?

她说着,收了刚才那一副温和面孔,挑衅地看着沈月亮。既然沈月亮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,她也已经打算撕破脸了,那客套就算了吧。她只有这一次机会,必须一击即中。

沈月亮嗤笑一声,8点多就深更半夜,你古代来的呀!不发威,就当我是傻白甜么?我才走了三天,不是三个月,更不是三年,陆星辰要是这么容易被勾引的人,我早就把他抛到太平洋了。

不得不说,沈月亮平时看着嘻嘻哈哈,没个正形儿,可真正横眉冷对时,还真有几分凌厉之势。

方然从没见过沈月亮这一面。

上次见她,她只是简单做了判断,以为她还像从前一样,孩子气得很,是被陆星辰宠坏了的小丫头,所以她想过她应该哭哭啼啼,追问一句为什么,或者耍小孩子脾气,马上跟陆星辰翻脸,却唯独没料到她是这么一个反应。

方然此时才知道陆星辰的自信从何而来,可她不愿轻言放弃,于是她很快调整了情绪,再次说道:男人嘛,喜欢新欢总是胜过旧爱的,再深再长的感情也抵不上一次天雷地火的邂逅。

沈月亮听完,一言不发,转身进了房间。方然正想得意,却见她拿了一张纸和一张银行卡出来了。

这是陆星辰上个月的体检单,身体健康。这是他的银行卡,存款充足。我今天刚从陆家回来,陆爸爸陆妈妈一切都好。我上周末在我家,虽然待的时间不长,可我确定我爸没有遭遇经济危机,负债累累到会拖累陆星辰来还债……方然,绝症、欠债、家人健康,所有这些可能的逼不得已的情况都不存在,他决不可能放弃我!

方然咬着嘴唇不说话,她算计的是一个女人的心,一个女人看见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的嫉妒心、恐惧心,可却漏算了沈月亮对陆星辰的信心和信任,她根本不相信陆星辰会背叛她,他们的感情牢不可破。

方然不甘心,她从小就喜欢陆星辰,以为自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,可是沈月亮却突然闯入抢走了他。她后来总是想如果她当时主动一点,早点占满陆星辰的心,是不是他就不会喜欢沈月亮,他的所有好就都会给了她?

陆星辰以为方然已经认清结果了,冷哼一声,准备越过她走向沈月亮,她却忽然挽住他的胳膊。

沈月亮见陆星辰没有立刻推开她,一下就红了眼眶,对着他吼道:陆星辰!你还不推开她!

方然听了,眼睛一亮,她原本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,此时却忽然觉得这是击溃沈月亮的最好办法——她或许能够理智地和她谈论陆星辰究竟有没有出轨,却一定看不得他当着她的面和自己有肢体上的亲密接触。

想着,方然准备再接再厉,抱住陆星辰,却被他猛地推开跌在了地上。

陆星辰看也不看她,紧张地抱起沈月亮,是她最喜欢的小孩托举式的抱法。

陆星辰,你是我的,别人碰一下都觉得是抢。沈月亮声音里带了哭腔,像极了小孩子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委屈。

陆星辰亲一亲她,是你的是你的,不会给别人碰,陆星辰永远是沈月亮的私有物品。

方然坐在地上,看着俩人,知道自己输得一塌糊涂。陆星辰的话是说给沈月亮的,也是说给她的,毫不留情地斩断她所有的可能。

10

原来陆星辰和沈月亮想的一样,他知道她今天是最后一次打点滴,所以去接她,打算给她一个惊喜。

谁知道下班时,方然拦住了他,她说了自己是陈然的事,又说听见他跟同事说去接沈月亮,所以想托他顺路载上她和她母亲张阿姨。

陆星辰同意了。

路上,方然一直提起俩人从前是同学,还住对门的事,又说到现在这么有缘重逢,进了同一个公司,话里话外都是暗示俩人应该在一起的意思。眼见张阿姨似乎也起了心思,陆星辰立刻就说了自己和沈月亮的关系,还说到时候请他们来参加他的婚礼,车里才安静下来。

可是没接到沈月亮,陆星辰准备返程的时候,方然却突然挡在他的车前,要不是他及时踩了刹车,她现在就应该在医院了。

她挡在前面,说沈月亮配不上他,说她喜欢他。陆星辰不理她,她又说道:你敢不敢跟我打赌,如果我陪你出现在沈月亮面前,她一定会哭哭啼啼,不知所措,这样一个女人……

她不是你想的那么软弱!陆星辰打断她的话,你根本就不了解沈月亮,她配不配得上我,轮不到你来说。

那你就跟我打赌,如果我输了,我就彻底放弃,不去找沈月亮,不让我妈在陆伯母面前乱说话。

陆星辰不想跟她做无谓的纠缠,也不想母亲和沈月亮以后再被牵扯进来,于是同意了。

方然,陆星辰叫了一声,如果你喜欢我长得帅、有能力等等外在的、内在的条件,你都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;如果你喜欢我对沈月亮的感情,那你记住,只是因为是沈月亮,我才会这样,换任何人我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我。所以收起你的那些心思,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。明天上班后,要么你自己递辞呈,要么收解聘书,你可以选择。

方然不敢置信,你凭什么?我工作上有什么做错的地方……

没有,我不喜欢,可以么?陆星辰打断她的话,冷酷道,你以为我应该公事公办,不徇私,不带入私人感情?方然,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会用什么样的手段,这是你该付出的代价。

他说完这句话,再不多看方然一眼,径直抱着沈月亮回家。

11

方然如何已经不关他们的事了。

陆星辰看着一进屋就从他怀里出来,窝在沙发上不说一句话的沈月亮,心里苦笑一声,今天自己算是真的惹毛她了。

月亮,该睡觉了。陆星辰叫道。

不睡,月亮睡什么觉呀,月亮天黑才精神呢。沈月亮果然气得不轻。

陆星辰摸摸鼻子,想了一会儿说道: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让你扑倒么?

不想,你爱说不说。

……

又吃了闭门羹,陆星辰不再傲娇,主动说道:沈月亮,你还记得你第一次亲我么?那时我在写作业,你在看小说,你忽然凑过来说‘陆星辰,你接过吻么’,我刚一摇头,你就亲了上来。那是我们的初吻,我晚上激动得失眠,可第二天见你,你却没事人一样,还跟我说你又看见了哪个小帅哥。沈月亮,这么多年,你喜欢的东西和事情,最长的不超过3个月,最短的第二天一觉起来就忘了。

你胡说!我不是追着你这么多年么?你见我丢了你,还是忘了你!沈月亮终于出声反驳了,她原本是占上风的,陆星辰要是再这么说下去,她岂不是理亏了?

你是没丢了我,也没忘了我,陆星辰点头,可是,你是不是也逼过我去帮你要男生的电话?是不是也手舞足蹈地跟我说那谁谁好帅?是不是还背着我去跟别人告白了?

前面我承认,可是我没有跟别人告白!我那是替朱宁去的!沈月亮敢作敢当,那你呢!你从来没有追过我,我们的关系不清不楚的,你还让那么多女生天天围着你转……

陆星辰摇头,沈月亮,别人围着我,不是我让她们围着的……不过我这辈子都不会追你的。

你什么意思?

月亮,陆星辰说着,抱住她,将头埋在她肩上,你喜欢闹,我就看着你闹,你喜欢玩,我就看着你玩,可是你闹够了玩够了,还是记得回来追着我围着我转。我怕我先追你,你就觉得不好玩了,我怕你扑倒我以后,没了目标,跟别人跑了。我得吊着你呀,才能叫你时时刻刻如猫爪挠心地想着我。

我记得清楚,你第一回起了扑倒我的念头,是大一暑假咱们去学游泳,你对我起了色心;第二回是你们宿舍卧谈会,讨论男友的身材,你第二天就追着要脱我衣服;第三回是毕业了,你觉得自己还没献出第一次有点儿丢脸……到前段时间,你又这么热烈地追着我,是因为《楚乔传》的星玥夫妇。总之没一回是靠谱的,都像是孩子心性地玩闹之意。

沈月亮想想似乎真是这么回事,可是,我是喜欢你才想扑倒你的,我怎么不去扑倒别人?我对你可是情真意切,情意深重,情比金坚,情深似海……

哼,陆星辰冷哼一声,你当初第一回说要跟我谈恋爱,是说自己又精又懒,才不会学傻兔子不吃窝边草。

那……那你是来跟我算账的!沈月亮提高了音调,虚张声势。

是,陆星辰居然点头,沈月亮正想发怒,却又听他说道,算来算去,都是你对我动机不纯,欠我的,所以肉偿吧。

……这个,我同意。

12

陆星辰抱了沈月亮进卧室,沈月亮却怂了。

沈月亮,你想临阵脱逃?!陆星辰翻身压住她,抓着她的双手按在床上。

不不不是,沈月亮转着眼珠,其实我以前想扑倒你,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好跟陆妈妈说,要不然我怕陆妈妈一直是把我当女儿,从来没想过让我当儿媳,咱们要不还是先慢慢……

陆星辰笑,我妈早就知道我对你的感情,只是我跟她说,怕你不自在,让她别表现出来罢了。

那你不早点跟我说!沈月亮怒了,她为这个提心吊胆了好长时间的。

所以呢,还有什么顾虑?全都说出来。时间不早了,得早点睡。陆星辰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月亮,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。

沈月亮眨眨眼不说话,她以前怎么撩拨陆星辰,他都无动于衷,差点没让她的自尊心碎一地,可是他突然主动了,她反而说不出的露怯。

避孕套!对,家里没有避孕套。沈月亮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。

陆星辰看她一眼,松开她的手,俯身打开床头柜的抽屉,我一直都备着,谁知道你是光说不练假把式,只敢嘴上撩我,却不动真格。

你还怪我!我第一回跑进你房间,你一点儿不留情面地把我丢出去了!后来你居然锁门,防我跟防贼似的。沈月亮说起这个就来气。

陆星辰大笑,亲一亲她撅着的嘴,除了开始两天锁了,后来都没锁,谁知道你再也没来过。

沈月亮正想笑他闷骚,陆星辰的电话响了。

谁这么晚给你打电话,该不会还有李然张然吧?沈月亮酸溜溜的语气。

陆星辰直接把手机递给她看,原来是陆妈妈,喂,妈。

他接电话,沈月亮就示意他放开她,却听他说道:月亮她……

沈月亮立马就安静了,她怕他跟陆妈妈乱说话,结果陆星辰话锋一转,说她睡了。

沈月亮见他睁着眼说瞎话,就起了逗弄的心思。她冲着他温柔一笑,小手忽然钻进他的衬衣里,在他腰腹处摩挲。

她不过是毫无技巧地乱摸,就已经勾得陆星辰体内起了火,可她却不自知,还故意扭动着身子去蹭他,自以为是挑衅的眼神,落在陆星辰眼里完完全全就是诱惑。

妈,我嗓子有些不舒服,先挂了。陆星辰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他的确不舒服,嗓子冒火,体内要冒火不舒服。

沈月亮反应过来想逃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一个动了欲且憋了很久的男人,只会把心爱的姑娘吃干抹净,哪里还能做柳下惠?圣人还是留给别人去做吧,他此时是彻底的凡人。

你跟我说一句话。沈月亮被陆星辰亲得晕头转向,还又记起一笔账来。

说什么?陆星辰嗓音暗哑。

说以后星星围着月亮转。以前沈月亮总是围着陆星辰,没少被别人笑话她违背了自然规律,让月亮围着星星转了。

以后星星围着月亮转。陆星辰干脆说道。

你都不矜持一下吗?你以前不是死不承认的吗?

陆星辰暗道一句你太低估了男人的无耻,就更热烈地吻住她。

最后沈月亮疼哭的时候,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,毕竟是自己惹的,能怎么办呢?就这么没羞没臊地幸福下去吧。

作者| 周寒舟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  同类阅读

分享